广州农商银行遭监管44问频收罚单不良率抬头

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01551.HK,下称“广州农商银行”)A股上市再遇坎坷。中国证监会日前下发的反馈意见一连抛出44个问题,问询其贷款、理财业务等。今年以来,广州农商银行和旗下子公司屡次收到监管罚单,违规事由集中在贷款业务等方面。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此前,广州农商银行三名工作人员在岗期间累计违规为190人贷款1.90亿元,其中有1.32亿元贷款逾期未还,逾期率近70%。贷款业务重重问题导致广州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今年上半年上升至1.4%,较年初的1.27%增长了0.13%。

截至今年上半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9.35亿元;去年同期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10.61亿元,同比下降了1.26亿元,下降幅度为11.87%。另一方面,截至2019年6月30日,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为1.19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0.95亿元,减少了0.23亿元,下降幅度为24.56%。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8.17亿元,相较于去年的9.66亿元,减少了1.49亿元,同比下降了15.46%。

此前,广州农商银行于3月21日公告称,已向中国证监会提交包括A股招股书在内的申请材料,并于3月20日获得中国证监会受理。

8月6日,广州农商银行因贷后管理不尽职导致贷款被挪用。此外,相关负责人李旭辉、陈亦昌、徐月梅挪用个人消费贷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第四十六条第五项、第四十八条第二项,《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第三十五条等相关规定,对广州农商银行罚款50万元;对李旭辉、陈亦昌、徐月梅分别给予警告。

《反馈意见》提到的规范性问题显示,广州农商银行收到监管部门多项监管意见和行政处罚决定,指出其多个方面存在问题,如信贷资产分类制度修订不及时、授信管理整改不及时;贷款风险分类、类信贷资产风险分类等存在瑕疵;部分理财业务、同业业务及票据业务违规开展;贷款借通道以委托贷款形式发放等。

日前,中国证监会官网公布的《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以下简称“《反馈意见》”)显示,中国证监会要求推荐机构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就广州农商银行三方面44个问题进行书面回复。

10月8日,广州市纪委监委网站公布《十一届广州市委第七轮巡察公布24个单位党组织巡察反馈情况》,其中,广州农商银行被指服务“三农”不积极,违规问题整改不力。

马加特魔鬼训练让鲁能高层觉得肯定会让球队甩掉步行者队的恶名,事实证明鲁能高层请这位铁血名帅来执教球队,就是一个非常正确选择。马加特接手鲁能之后,就狠抓球队体能训练。鲁能球员在马加特魔鬼训练的打造下,都可以在比赛中以充沛体能拼完全场。鲁能球员就此甩掉了步行者队的恶名,在技战术和精神面貌有了很大提升。所以鲁能球迷对马加特执教能力,至今都非常认可。

10月31日,广东银保监局公告显示,广州农商银行因违规向客户收取服务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管管理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中国银监会关于整治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规范经营的通知》第二条,广州农商银行被罚款65万元。

今年上半年,广州农商银行的营收为108亿元,相较于去年的81.75亿元,同比增长32.11%;净利润为36.73亿元,相较于去年的33.91亿元,同比增长8.30%。其中,营收主要依靠利息净收入的增加,今年上半年利息净收入为77.37亿元,去年同期为55.89亿元,同增38.43%;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反而出现了下跌。

根据终审判决显示,上述人员为完成银行放贷任务,共同违反《商业银行法》、《贷款通则》及相关业务管理的规定,未对其所经办或审批贷款的借款人身份信息、借款用途、偿还能力、还款方式等情况进行严格审查,使多名借款人获得贷款,但逾期无法还款。

资本充足指标方面,截至2019年6月30日,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出现了下滑,由年初的10.50%下降至9.83%,下降幅度为0.67%;但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则在上升,其中,一级资本充足率由年初的10.53%增至11.59%,资本充足率由年初的14.28%上升至14.98%。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广州农商银行微小金融事业部奥园广场微小贷中心一位业务主管和两位客户经理,分别于2014年6月至2015年3月期间、2014年3月至2015年4月期间、2014年10月至2015年5月期间,累计违规为190人贷款1.90亿元,其中有1.32亿元贷款逾期未还,逾期率近70%。

客户经理黎杰信、业务主管李晓明审批的34名借款人成功获得34笔贷款,共计3370万元,该34笔贷款陆续出现逾期。截至2017年8月1日,共收回贷款本金609.41万元,收回利息582.26万元,贷款本金与收回款差异为2178.33万元。

3月6日,广州农商银行旗下子公司鹤山珠江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内部控制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高管未经任职资格审查实际履职,根据《商业银行公司治理指引》、《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理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等的相关规定,对该行处以40万元罚款。

按区域来看,广州农商银行在广州地区的已逾期客户贷款和垫款本金为75.67亿元,相较于年初的71.43亿元,增长了4.24亿元。此外,广州地区的逾期客户贷款和垫款本金占总额的比重超过80%,为80.53%。

此外,截至2019年6月30日,广州农商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为234.34%,相较于年初的276.64%,下降了42.30%。

具体来看,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中,截至2019年6月30日,银行卡业务手续费收入为3.29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2.97亿元,增长了0.33亿元,同比增长11.00%,一般情况下,信用卡非利息收入主要由手续费、回佣、违约金、年费等组成,计入银行卡业务手续费收入。

(罗掌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马加特执教德甲球队时,就曾经以魔鬼训练著称。鲁能队长蒿俊闵对此深有体会,因为蒿俊闵曾经效力过马加特执教的沙尔克04。当时蒿俊闵刚加盟沙尔克04时,最大感受就是马加特魔鬼训练太厉害了,直接把他给练吐了。不过蒿俊闵正是在马加特魔鬼训练下,体能有了非常明显的提升。

广州农商银行今年已收到多张罚单。

甚至有部分鲁能球迷认为,未来李霄鹏要是被足协上调到国家队执教,球队可以再请马加特回来执教。李霄鹏这两个赛季接手鲁能,客观地说他带队表现不错,不比库卡、曼诺、马加特特这些大牌名帅差。只是让鲁能球迷感到遗憾的是李霄鹏两次带领球队,在足协杯决赛折戟沉沙,没能让球队捧起久违的冠军奖杯,这是他屡遭外界质疑的一点。如果李霄鹏未来真被足协抽调到国足,出任国家队主教练。那么鲁能可以未雨绸缪提前请回在球迷声望和地位一直非常高的名帅马加特,值得一提的是马加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透露了自己愿意重返中国执教的打算。

因为鲁能在李霄鹏之前,请过很多大牌洋帅来执教。从库卡到曼诺再到马加特,鲁能有几个赛季已经把带领球队重塑辉煌的重任,全部交给了大牌洋帅。库卡、曼诺、马加特接手鲁能之后,确实给球队带来了一定的变化。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壹线》致函广州农商银行,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回复。

截至2019年上半年,广州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4%,较2018年末的1.27%上升了0.13%。

其中,库卡曾经带领鲁能拿到过足协杯冠军,曼诺则是让球队杀入了亚冠八强,最让鲁能球迷念念不忘的是德甲名帅马加特。因为马加特接手鲁能之后,让鲁能精神面貌有了很大改观。之前马加特没有接手鲁能之前,鲁能球员曾经在场上有散步和眼神防守的情况,为此媒体和球迷还给鲁能起了一个步行者队的恶名。鲁能高层希望能找一位铁血名帅,让球队甩掉步行者队的恶名。

按照不良贷款行业分布来看,上半年广州农商银行的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贷款不良贷款增幅明显,不良贷款金额为8.25亿元,去年年底之前该数值仅为1.02亿元,不良贷款率则由0.77%增至6.90%;另外,制造业的不良贷款金额和不良贷款率也都出现了上升。

8月28日,广东证监局发布了两份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涉及广州农商银行及另一家股份制银行,剑指基金销售和托管业务中存在的违规问题,而广州农商银行在开展基金销售和托管业务中存在四类违规行为。

所以鲁能高层需要做好两手准备,足协要是没有上调李霄鹏,鲁能可以将这位本土名帅留下。如果李霄鹏被足协上调到国足,那么鲁能可以考虑请回马加特。马加特是鲁能球迷除了图巴之外,最被认可的大牌洋帅。希望马加特未来要是被鲁能请回球队,他可以给鲁能带来一座久违的冠军奖杯。

其中,业务主管李晓明审批系列贷款中的84名借款人成功获得每人100万元的贷款,共计8400万元,2015年5月后均出现逾期。截至2016年10月20日,共收回贷款本金1603.65万元,收回利息554.50万元,贷款本金与收回款差异为6241.86万元。

客户经理黄幄奇和黎杰信、业务主管李晓明审批的系列贷款中,有72名借款人成功获得每人100万元的贷款,共计7200万元。截至2017年4月,黄幄奇承办部分贷款本金和收回款差异为3059.26万元。黎杰信承办部分贷款本金和收回款差异为1735.61万元。